四块钱不甜不要钱

因为喜欢,所以喜欢。

【泗源】揭秘TF家族日常6测评奶茶部分

仅是脑洞!!!

不要上升正主!





01.


Zzy :“我觉得这个奶茶很好喝,就是有点贵。”

Azy :‘好多钱咯?’

Zzy :“你那个16,我们俩这个是12还是13。”

Csx :【笑】




嗯是,就是你们俩,你们俩世界第一好。





02,


Zzy :“这个珍珠有点硬哈,我觉得这个珍珠质量挺好的。”

Csx :“你活(喝)了啊?”

Zzy :“我没喝!我只是有超能力。”

Csx :【伍总已经看透一切jpg. 】





然后还是笑眯眯地继续喝了呢。







03.





Zzy :“作为一名记者,资深记者,我要带领贺呵呵去改名。”

Csx :【黑脸】

Azy :怎么办怎么办好尴尬

Zzy :糟了说错话了,得圆回来。


?什么味?真酸。


04.



Zzy :“我得先从azy 特保公司老总开始采访。”

Csx :【冷漠jpg. 】

Azy :……‘对不起,azy 特保公司老总不接受你的采访,并灭了你的公司。’

Csx :【憋笑jpg. 】

Zzy :“我就白手起家”

Azy :‘又被灭了一遍。’

Zzy :我是不是该说些讨伍总开心的话。

“我就向伍总借点钱。”【笑眯眯】(内心os :这下伍总该开心了吧)


Csx :“我不借。”

Zzy :【笑容凝固在脸上】



Csx :(活该哼。)


三百粉,感恩♡

瓶颈期,望体谅。

全能知识竞赛过完决赛之后会出一个系列♡

【泗源】未来就要在一起


希望橙茜看到不要打我……





千字小甜饼


正文如下↓






00.



“未来就要在一起。”



这句话已经多久了。

陈泗旭也不知道。








01.







“上课了上课了!玩瑜伽垫的都给我停下来!快点过来集合!”依旧是裤子老师那熟悉大嗓门在教室里响起。

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改变啊。

站在最边上的陈泗旭恍恍惚惚,看着镜子上那些手印,有几个很熟悉,有几个却很陌生。

眼睛偷偷地向右瞟了眼那人的后脑勺。

这下陈泗旭终于知道为什么玩具卡师兄总说丸圆师兄的后脑勺可爱的冒泡了。


张真源的后脑勺哪是冒泡这么容易啊。怕是泡泡机吧。






02.






国庆的到来又让他们十个聚在了一块儿。

这一次公司跟他们的爸爸妈妈都商量好了关于全体住宿舍的事情。并且手机都上交给了裤子老师。

陈泗旭非常不好。




第一,他不能没有wzry

第二,他没有跟张真源分在一个房间







哼!是谁分的房间!我要用小拳拳打那个讨厌的staff!







正坐在床上发闷气呢。没想到贺峻霖拿着枕头就钻了进来。露出了那两颗兔牙。

陈泗旭有不好的预感。

“嘿嘿,陈泗旭,你是不是想跟张真源住一个房间。”

“……”

“哎呀,这件事呢,其实我可以帮你的。”

“?!”

贺峻霖用他的兔爪比了个“2”

“?什么意思”

“两顿火锅。”

“成交。”





然后陈泗旭就笑嘻嘻地抱着小猴去了张真源房间。

结果张真源正在跟英语报纸作斗争。


果然认真的真源最好看了嘻嘻嘻嘻。


然后陈泗旭就这样抱着小猴在旁边看了一宿。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张真源更是吓懵了?

我去,我不就刷几套黄冈试卷吗?怎么突然多出来一只可爱的小猴?还黑溜溜的。

不过小猴子睡着后真的很可爱呢。






03.





“&#/……脏震圆儿?”

“泗旭你醒啦?你呀,也真是的。要换房间也提前跟我说一声嘛。”

“我这不是怕你不同意嘛……”陈泗旭小声嘟囔着。


“阿?”







“真源!泗旭!该起床吃饭了!”


又是熊孩子的敲门声。这群猴子能不能每次都别踢门啊,跟强盗一样。老妈子真源表示我很方。


“好啦好啦马上出来了!那个泗旭啊,你快去洗漱。”

“……”换来了坐在床上的沉默。

“哦……你没有洗漱用品对吧?”

点头。

“那……你如果不嫌弃的话用我的漱口杯吧,漱口杯被霖霖带走了。牙刷我这有新的。毛巾如果你也不介意的话也用我的吧。”






看着张真源的漱口杯陈泗旭还有点懵……哼我可是有洁癖的人。算了不管了我就勉为其难的用吧。


用着张真源漱口杯,用着张真源的牙膏的陈泗旭异常兴奋。

不愧是张真源的呢嘻嘻嘻果然超级香了。

等一下!那我们这算不算间接性接吻了!


啊啊啊啊啊捂脸。


等到陈泗旭扫完整个房间看完一系列黑色用品的时候,眼睛突然瞟到了那条蓝粉色,印着喜羊羊的毛巾。


噗哈哈哈果然还是张真源小朋友啊哈哈哈哈




“泗旭?洗完了?”

“阿?马马马上……”


完了心虚了。


等一下!我为什么要心虚啊!我又没做什么哼。不就和张真源间接性接吻然后用了同一条毛巾而已嘛。

?【脸红】




躲在墙壁旁的张真源却早已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噗……还是小旭旭啊。






04.




不过……

虽然不是未来。

但好像也是在一起的呢。




end.






你们相信我!我我我我的大纲本来不是这样的!但是因为不可抗力因素……硬是被我缩成了千字小甜饼!不要打我!我溜了!



哦对了!1003泗源十指相扣一周年快乐!

多多支持!谢谢大家了!

怀安:

开了个微博,微博上看文可以上这儿了。
多谢关注,感谢相遇。

链接∶http://weibo.com/u/6375543159

没有文,我就只是来悄咪咪地说一句

“泗源合唱628天快乐!”

是最棒的你们,以后都要一起走下去♡

怀安:

感谢❤️❤️❤️
是我们超级厉害的葵姐姐们没错了❤️
艾特西皮 @四块钱不甜不要钱






张真源,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






陈泗旭是在大学认识的张真源。那时候的他,温柔体贴。自己一不小心也陷了进去。


但是谈恋爱这种事。很快,就被长辈给知道了。

父母让他们分手。


他无法做到。


后来张真源妈妈跟自己说



“泗旭,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你们这样迟早会害了你们自己。会害了你,还会害了张真源。”


原来自己一直拖累着他啊,那就,分手吧。










转过头,眼泪一粒一粒的落下。


自己没有擦干,也不敢回头。他怕,怕自己回头看到张真源那发红的眼眶,就会心软。


回到家后,牛仔裤已经湿润了一片,那深深浅浅的颜色好像是带着嘲讽意味在冲自己微笑。









第二天起床,结果深灰色的枕头也润湿了一大片,变成黑色。


看着这偌大的床,心里无比伤感。


这里曾经可是睡过两个人的。


今天是周末,黄其淋拧着门锁进了门。

“泗旭,你怎么了。”

回答他的是无限沉默。


“跟张真源又闹别扭了?”

这一次陈泗旭依旧沉默,但头却低得更低了。




要知道,这两人脾气都是出了名的好,尤其是张真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相处起来总会有不快。

白羊座和水瓶座要说起来都挺怪的。

都古灵精怪的。但白羊座虽然温柔体贴,却也因为这个原因总会有着非常好的异性缘。但其实内心,还只是一个爱冲动的小孩。水瓶座天真烂漫,但却不爱展示自己。虽然表面无情,但内心却机敏冷静。


一个看似成熟,实则小孩。一个看似小孩,实则成熟。

都是一类人。但总会有不同的意见。




比如这个房子,张真源想以蓝色调,但陈泗旭总想着黑白色的就好。


最后还是把墙壁刷成白色,但是家具都是蓝色。


其实这样综合起来挺好看的。


两个人最后都挺满意。








这爱情,就像装修房子,你让一点他,他让一点你。


才是最甜蜜幸福的。








就这么胡思乱想,想了一个周末。


第二天早早起来收拾了很久自己才出门。


结果刚到公司门口,就记起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没带。


刚要冲回家里。


一份黑色文件夹就出现在自己眼前。


白皙的手凸起微微青筋,稍长的指甲看起来像是剪掉了,指甲圆润平整。里面还透出一丝粉红。


虽然他的头始终低着,但看得出他的眼睛却布满了红血丝。红肿的眼睛下还有两个乌青的黑眼圈。


张真源,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看到眼前的人一脸沉闷,大概是不想自己来,所以赶紧做了解释:

“那个...我起床的时候看了时间,就觉得你应该也出门了我就去你房间里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就发现了这个,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个非常重要。然后我就打车过来了。”


他终于抬起头和自己平视。 又红又肿的眼睛里掺杂着红血丝。完完整整地盖过了那一片璀璨。


他的眼睛向来朝气,眼里有数不清的星星。而眼神永远是坚定而又有希望。现在的眼睛却黯然无色。甚至他根本不知道这双眼睛是张真源的。


“谢谢。”


道完谢接过文件夹准备上楼。他不能就因为这一次就这样毁了他的一生。








看着窗外的大雨滂沱。心里有着太多感慨。


踏出玻璃门。陈泗旭就看见了张真源。


一个人,打着一把黑伞,就这么杵在雨中。


他记得,那把伞,他自己也有一把,是白色的。


虽然自己和他一个黑一个白。但恰恰最喜欢对方的肤色。

然后张真源就从包里掏出来那把白伞。


“我想,你肯定今天出门没看天气预报,所以我就过来送伞的。”




“谢谢。”





一成不变的道谢。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打开伞就打算踏着步子回家。





结果身后的人张嘴喊了他的名字。



“陈泗旭。”



继续走。




“泗旭。”



顿了一下,继续走。




“小旭旭。”




抖了一下。停下了。




随着陈泗旭脚步的停止。



“啪。”



雨伞掉落的声音。



张真源就这样倒在了雨中。





自己没管那么多,直接抱到了公司然后喊着黄其淋开车过来把他送到医院。


眼睛眯出一条缝。眼皮就像是千斤重的石头压在眼睛上打不开。


“张真源,你真的是不要命了。”


虽然自己看不出是谁,但只要听见这个让自己安心的声音,就想得到是谁。



他端着一碗粥,扶起了自己,一勺一勺的喂。



但自己喝了两口就不肯再张开嘴。






“别闹,快点喝了。”




“泗旭,别扔下我。”张真源伸出了手握住了陈泗旭的手腕。触感是那么凉。





“哎,最后一次。”



陈泗旭伸出手摸了摸受了伤的折耳猫的头。

【泗源】以后的以后

因为是半现实向,所以还是会有点偏离现实。

所有的一切都是瞎编!!两个小朋友好着呢!











10.




“社长!”

“这件事没得商量,泗旭的实力我清楚的很,你们在这的没有一个能比得上。”

从门里出来的张真源硬是被躲在门外的严浩杰给吓了一跳:

“严浩杰!你给我站住!”




11.




“喂,兄弟,你知道吗,你被敲定成副社长了。”

“什么东西?”

好的这一次陈泗旭是真被吓到了。

“我说你啊,被社长硬保成副社长了!”

“…………”

“那个我先去退社。”

“哎哎哎,别啊,社长说你唱歌可好听了!”

“额...”

有点心虚摸了摸自己的嗓子,虽然已经过了变声期,嗓子好了不少。但从那以后就没再敢唱过歌,最多也只是在夜里想他的时候哼两句。

自从来到这个学校,因为张真源的缘故,自然也就风浪多。自己也没有想到居然偶尔能有几个能认出自己。但最后还是没敢承认,尴尬地笑笑就走开了。


“泗旭啊,上次我跟你说校庆合唱的事你考虑好了吗?”

“啊?我……”

“没考虑好呢也没事,但是下一周一定要给我答案哦。这一周周五会有一个户外活动,记得准时来,时间地点我QQ给你好了。”

“嗯。”





12.






毫不客气地把自己扔到床上,开始思考。

到底要不要唱歌呢?

我想,自己大概还是喜欢的吧。

又爬下床从自己那个小柜子里翻出一张谱子。

吉他谱。

差了歌词。

最后给张真源拍照发了过去。

“这首歌可以吗?我自己写的,但,还缺歌词”

『图片』

“可以啊,歌词等我三天我来写就好。”

『老板说啥都对JPG.』



“噗...”

还是那么可爱啊。







13.






其实这张谱子自己很早很早之前就写好了,一直没拿出来而已,也不敢填词。因为自己是在张真源十五岁生日那天写好的。本来想送给他作为生日礼物,但看到他一把搂过宋亚轩时,便默默地背在了身后。

直到后来敖子逸发现后调侃自己为什么不送礼物,自己还低下头说没有准备。

当时的气氛就凝固了。张真源也尴尬地笑了笑说没事。

没有准备

这四个字真的是漏洞百出。那个最喜欢张真源的小旭旭怎么可能不会送他生日礼物呢?有十二个人都知道,在张真源十三岁生日的时候,自己一次性给了他十三个礼物,说是补上之前的。



那个时候啊,十二个人抱一团时可开心了。




14.



“泗旭啊?”

“怎么了,谱子有什么问题吗?”

“嗯...谱子是没问题啦,但是怎么感觉这首歌很伤感呀。”

“我也不知道..”

“那好吧,诺,词我填好啦。记得回去记熟哦。改天有时间我们就合。”

“嗯。”

刚打算转头。

“泗旭!记得周五的活动也一定要来哦!”






15.




“周五早上十点游乐园。”

看着张真源发来的地址,陈泗旭承认有点石化。

游乐园???这是一个音乐社该举办的活动???


好吧我还是去。

但是我才不要去鬼屋呢!






16.




等到自己和张真源并列站一起的时候才发现。

嗯?张真源长高了?

嗯...自己一七七,他大概一七二?

嘻嘻嘻还差我一点。





去游乐园难得的把眼镜给摘了。然而没想到就这样的把音乐社给收服了???

“哇塞没想到他摘了眼镜这么好看!”一群女生在一旁偷偷地谈论。

“好看个屁啊!切!”林兮明显不想领这个情。

“走,泗旭,我就说你摘眼镜她们肯定就没意见了,等你校庆把林兮给秒了。”

张真源一把把自己搂了过去,还示意地挑了挑眉。

我可不想秒她,秒到你就好了。







17.




最终还是去了鬼屋。

说实话明明已经没那么胆小但还是会怕。

但自己又怎么会承认呢?

“啊!!!!!!”刚刚还在暗自想象结果旁边的女鬼就出来了。

“我有驱魔令我有驱魔令!”张真源突然英雄救美【划掉】救陈泗旭。

然后陈泗旭立马就怂了。

特别怂。
别怂。
怂。







不要问我最后陈泗旭怎么走出来的。

张真源一把把他按怀里了。

哦凑,源泗了。








18.





从鬼屋出来的陈泗旭成功美白一度。

耶!

耶耶耶个屁啊。没看见人都给吓傻了。   by张真源



雪梨:【怂】



刚刚惊魂未定的陈泗旭差点没跑回家。然后被张真源拉着去买了个奥特曼。

外加一个棉花糖。

超大号那种。

最后两人就这样在摩天轮上糊了一脸棉花糖。

到了摩天轮最顶端两个人吃着吃着就笑了,差点没撞一起。

两个人面对面,陈泗旭看到了张真源睫毛上的一小撮的棉花糖。


然后鬼使神差的摸上了他的眼睛。


张真源一震。

完了,这下真撞一块儿了。













啊,陈泗旭的眼睛真好看。

啊,张真源的头毛真软。






tbc.

解释一下,严浩杰是严浩翔的迪迪嗷,但是为什么是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其实你们只要记得是助攻就好。

之前我一直忘记说了。

那个因为换手机,以前那个手机还有论坛体已经完结部分以及专属医生4还有序号的点梗也写了一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有一篇新写的小短篇也在里面。。但现在也救不回来了。而且之前因为没有手机,还在好多其他手机写了。现在都不怎么好拿回来。

还有因为身体状况,这几天鼻子一直不通,整个人脑子都不怎么清醒,大概是感冒了。

以及马上要应付的考试,真的非常抱歉,可能又要等一段时间了。这几天会把以后的以后再整理一下发出来。可能会分上中下。

要取关的请随意,毕竟关注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ಥ_ಥ)

【泗源】以后的以后


上半段是虐的,emmm下半段会甜的相信我。



感觉这篇挺渣的希望你们不喷就行吧(ಥ_ಥ)


脑洞!谁上升蒸煮我诅咒你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



注意05之后是两年后的设定!!!







00.





果然已经不是从前了吗?




01.





陈泗旭明白自己这次嘉年华唱的很烂,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相反张真源就不一样,虽然也在变声期但发挥的很棒。


于是sj饭圈的陈小明又开始了sj别人对他们的评价。


啊,果然是这样呢。和自己预期一样。


本来陈泗旭早就已经处在危险地带了,他明白,自己大概不会再怎么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了。


他也明白,这一次找他回来,也只是因为宋亚轩合约到期来激宋亚轩的。至于自己,可能就是最后一次参加活动了。


更别说自己现在情况这么差。


所以当小练问道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时。他不是不想回答。


而是真的不知该怎样回答。


或许是因为他喜欢唱歌?或许是他喜欢在舞台上唱歌的状态?又或许,是他自己享受和那人在同一个舞台上唱着同一首歌跳着同一个舞的感觉?


可他现在不配拥有这一切。


真是差到极致。






02.






刚刚放暑假的时候陈泗旭就开始变声了,后来还大病了一场。


然后就导致了嗓子承受不住高强度的训练。被爸妈带去外头转了一圈。


本想借着这次旅游好好放松一下说不定情况会有好转。但事实不允许这样。


在海拔三千多米的山上陈泗旭承认自己是受冻了。嗓子沁凉难受。



最后还是顶着这副烂嗓子去了公司。


以前教声乐的老师非常喜欢自己,而现在陈泗旭频频出错。老师也是强忍怒火叫自己回去多练几遍。


不得不说陈泗旭从来没发现长江国际十八楼这么小,刚刚出门就一头撞到了张真源。哦不,旁边还有一个宋亚轩。






“泗旭你回来了?”

“嗯。”


“那我们Y...”


“我想起来我还有东西落在衣帽间了。我先去拿。”





瓷砖冰凉的触感让自己内心发慌。冰冷的汗液从鬓角流向地板。他应该想到的。


最终还是抵不过自己的内心,转头看了一眼。



张真源轻轻拍了宋亚轩的头。但脸上却是笑满面。


一个温润如玉,一个静谧如水。


的确,天生一对,般配无比。





03.





嗓子又恶化了。


陈泗旭觉得,自己大概是不能陪他走过这段时间了。不过也好,在一旁默默支持他也就够了。


偶尔去上两节课,当然也只是名义上的。他知道自己离潘智天甜不远了。


其余的时间也只是一个人躲在偏僻的一个教室里拨弄吉他,又或者悄悄地讲耳朵贴在墙壁上听着他们的欢笑声。


就这样,很好了。







04.





宋亚轩续约了。


自己,该走了。






05.





厚重的眼镜架上了高挺的鼻梁,手中已经不再是话筒。换成了渺小无比的中性笔。


是该好好读书为未来计划了。


也许过了一个月会发一条微博。尽管内容还是那样单调,一成不变。


看着点赞数的一点点增加。


陈泗旭觉得,真的对不起这二十万的粉丝。是自己让你们失望了。


当初说的话无意之间已经成了事实。谁都反应不过来。


除了自己,早已做好准备。





06.






初三毕业后陈泗旭终于去了澳大利亚。见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场景。但身边,还是空出了一个位置。


在辽阔无垠的草原上看着牛羊吃草,偶尔还能看见考拉慵懒地趴在树上。突然觉得这么大的草原还没有自己唱歌的舞台那么大。



在这成群的队伍里,他看见了有一只幼羊掉队了。一只羊,孤零零地站在草原上不知所措。


就像现在的自己。陈泗旭最后顶着一身泥巴把小羊送回了营区。


后来陈泗旭的心里就没舍下过这只小羊。害怕它不适应,害怕它还是孤身一人。









07.








要回家了。



瞒着爸妈又去了趟小羊所在的动物营区。



前前后后加起来陈泗旭已经46天没见过它了。


等到看到那只健康活泼的小绵羊都差点没反应过来。


背上还驮着一只小猴。


啊,羊和猴。


很熟悉的感觉呢。






08.




等到自己接到了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也没有太多惊讶。


对于现在的陈泗旭来说只想安安稳稳考个好大学,至于梦想,我想我还没有这个资格去追。


可是开学第一天就发生了不可预料的事。


在音乐社招生的位置他看见了张真源。


于是转头就跑。



“泗旭?”



好吧我最近书读傻了连跑步都慢了。



“嗯,有事吗?”




只好客套一下子了。



张真源没有再回答,就这么盯着自己看。



陈泗旭在他的眼里捕捉到了怜悯。说实话他不喜欢这样的张真源。




“社长!!来人了!”



“哦哦哦,来了!!!那个泗旭你加入音乐社吧。”



说完眼前刮过一阵风,风把报名表吹到了自己手中。






擦拭着吉他,一层层灰掉到了白色的裤子上。陈泗旭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



在那之前明明自己想过无数个夜晚回答都是大写加粗的No。但在张真源面前,No也只能拆开重新组成YES。









09.










等到自己走进音乐社时还是被大家的眼神吓得一震。人不多,但都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神都不怎么友好。


等到反应过来张真源就把自己按到了第一排的椅子上。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讨论这学期校庆的事。”


然后就是balabalabala…………



张真源讲完一长挂的话时,教室里已经哈欠连天了。


只有陈泗旭。



一双小鹿眼瞪得大大的,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哦凑耳朵红了。






然后社员们就看见了平时温柔的社长突然开始娇羞了???











“泗旭,这几年你过得怎么样?”


“还好吧。”


“那...校庆我们两个合作吧。”





???






突然感觉到背后有杀气。转头看结果是其余的社员。要不要这么不友好嘛。





“嘿!兄弟,你跟社长很熟吗?”






来人貌似不善哦不,貌似很傻。因为他的衣服上印着一个Adidas的大LOGO。




“我们...还行吧。”


“还行?你在骗我吧兄弟。”


“我为什么要骗你?你们音乐社的人都这么不友好吗?”


“那还不是因为我们都没见过你啊。”


“那为什么要见过我?”


“你知道吧,我们社长算是个小明星。成绩又好,长得又帅。所以好多人报音乐社呢。”


“你们音乐社新人加上学长学姐们感觉也就二十个来个啊?”


“所以啊,这就是他们对你不友好的原因了。”



“什么东西?”



“因为人太多了所以社长都会亲自面试。他要求又严,所以进来的人也就这么少。至于你我们都没看见过社长就招你进来了,还把你安在第一排的位置。”



“哈?第一排怎么了?不就是靠前点吗?”



“看来你根本都没怎么了解音乐社吧,你现在固定的位置之前一直是副社长坐的。你没看见林兮都气成什么样了?”





“林兮?谁?”









“副社长啊!”






tbc.